杂食动物
 

一个沙雕梦境/脑洞

沙雕预警

做梦梦见自己成了巍澜的女儿(澜澜生的?巍澜领养的?),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起名字的时候,沈巍让赵云澜起,赵云澜一拍大腿:“决定了,你就叫赵大川,你弟叫赵大山。”(为什么姓赵?这要问赵·自以为攻·云澜了……)
然后我就被这名字难听醒了_(:з」∠)_

醒来之后,觉得这名字虽然难听但起得居然还挺符合逻辑的——毕竟和大庆凑成一辈了……
但是按照这个逻辑来推断的话,大庆……赵大庆……emmmm

查看全文

P1面面的姿势像怀了(生哥,活不错嘛→_→)

P2林静的话可以记下来,以后开面面反攻的视频脑洞可以用

【动图调色练习】

今晚大概是被面面这个小妖精缠住了……

【调色练习】

真的好喜欢这张面面啊!!!表面天真内心邪恶……啊我死了……

你有一则来自沈老师的亲亲待接收(雾)

P2是慢速

又是“瞒着我”,又是“告诉你真相”,又是“兄弟”,快本很隐晦啊→_→

查看全文

【丝路组】同居三十题之 搂搂抱抱

然鹅其实并没有太多搂搂抱抱_(:з」∠)_
非国设
以下正文

一放暑假,王湾就成了“流浪儿童”,辗转于王耀、春燕、濠镜、嘉龙处。今年,恰好轮到去王耀那里住。
湾湾拖着箱子在校门口四处张望,总算看见了王耀和罗慕路斯的身影。
王耀笑吟吟地牵过王湾的手,转身将行李留给罗慕路斯,自己坐在副驾驶和湾湾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
罗慕路斯敲敲副驾驶的窗:“你开我开?”
王耀放下车窗:“你觉得呢?”
“还晕?”罗慕路斯趴在车窗上问道。
“你觉得呢?”王耀还是一脸“你心里没点x数”的表情。
罗慕路斯歉疚地摸摸王耀的头,瞥到湾湾投来的目光,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
被瞥的湾湾一脸莫名其妙,忙关心起王耀:“大哥,你的头怎么了?”
“没事……就早上起床的时候撞到床头了。”
眼尖的湾湾发现王耀耳朵红了。

“有问题。”王湾的腐女雷达开始运转。

第一个礼拜,王湾很气馁。
罗慕路斯和王耀两个人几乎不在她面前表现出一点儿亲密的行为,别说拉手拥抱亲吻了,连看电视都是分开坐的。
伊丽莎白听完湾湾的抱怨,微微一笑:“坚持下去,我就不信他们忍得住两个月。”
令王湾没想到的是,第二个礼拜,罗慕路斯被外派出差了。

罗慕路斯回来那天,王耀提前给湾湾准备了一天的饭菜,然后早早地去机场候着了。
王湾有些不忿,想要跟去,被王耀用“你还要做暑假作业”拒绝了。
一直到晚上,他俩才回来。
“湾湾?”王耀一进门先问道,声音有些沙哑。
湾湾鄙夷的看着两人,欲言又止:“大哥你嗓子怎么了?”
“被风呛着了。没大碍。”
“遮遮掩掩……”王湾小声嘀咕,转身进了厨房。
王耀没听清,追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王湾支支吾吾。
“行了,你走吧,这儿我来就行了。”王耀从门后取下围裙穿上,将王湾赶出了厨房。
王湾起初还不愿意,拗不过他,忿忿地解下围裙出来了。
“被你哥赶出来了?”罗慕路斯在客厅有条不紊地收拾送人的东西,头也不抬地问道。
“嗯。”王湾没好气地回了一个字。
“厨房可是他的天下,你想和他争夺天下?”
“我这不是想帮忙吗?”王湾委屈道。
“哟,这么懂事?”罗慕路斯笑着抬起头看向王湾,顺手递给她一个盒子,“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来,这个给你。”
王湾狐疑地接过东西,拆开一看,惊呼:“我一直想要的板子!谢谢哥夫!”当下就抱着板子回自己房间试手感去了。
罗慕路斯笑笑,继续收拾。

王湾迫不及待地在论坛里公布了这个消息,大家纷纷发来贺电。
1L 呆毛超长
我换了新板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手感超好!!!!!!
[图片]
我觉得我要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
2L 匿名
被呆毛大大炸出来!!!
前排表白!!!!
3L 匿名
新板子!!!呆毛大大要开始新的创作了吗?!
4L 匿名
雾草!居然是这个牌子……有钱人(大大你还缺腿部挂件吗上过大学会说英语那种)
5L 匿名
楼上你够(顺便大大你还缺宠物狗吗单身的那种)
6L 匿名
楼上楼上上你们都够了啊(大大你还缺对象吗可攻可受的那种)
7L 匿名
喂喂喂楼上几位可都太没节操了啊→_→怎么着也该先问问大大什么时候更新啊→_→
8L 匿名
对对对!!大大什么时候更新大哥和大哥夫的日常呢?好喜欢大哥和哥夫的相处方式啊!!老夫老夫什么的最有爱了(/∇\*)
9L 匿名
楼上楼上上干的漂亮![催更势力登场.jpg]
大大什么时候更新三哥那一对呢?想看伪面瘫学霸和他傲娇室友的日常
…………
王湾不愿屈服于催更势力,合上电脑,悄悄溜出房间。
还没到客厅,她就听见了罗慕路斯和王耀在厨房的声音。
“罗慕路斯,别闹了……”
“闹?我分明是在认真帮♂忙!”
“算我求你了,你还是回客厅吧……你在这儿我根本没法做事!”
随即罗慕路斯便一脸不情愿地被推(chuai)出了厨房。
王湾好整以暇地拎着袋薯片凑过来:“你俩在厨房干什么呢?”
罗慕路斯摸摸鼻子,心虚道:“没什么……就不让我帮厨呗……你哥那性子你也知道……”
“我哥的性子我当然知道啊。”王湾凉凉地说道,“但我记得好像是十分钟以前吧,谁还劝过我‘厨房是你哥的天下’的来着?”
“没看出来你记忆力还挺好啊?”罗慕路斯斜眼看她。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妹妹。”王湾得意地向嘴里送了一片薯片,“你们也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
“……你看出什么来了?”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王湾收起薯片,拍掉手上的碎屑,正视罗慕路斯,“你们今天开房去了吧?”
“什么?”罗慕路斯一脸懵逼。
“你别装傻了。”王湾推了推并不存在地眼镜,“我哥走的时候衬衫扣子开到第二颗,回来的时候却完完整整地全扣上了;我哥平常都将拖鞋放在鞋柜最底下的位置,今天走的时候却放在了最上面,拿鞋时动作也不如往常自然,甚至还轻微地扶了下腰……最后一点,接个机要接一整天?你们不去开房能去干什么?”
“佩服佩服。”罗慕路斯配合地鼓起了掌。
“毕竟一个月没见嘛,我懂的。”
罗慕路斯神色复杂地看着王湾,突然起身去厨房。
王湾对罗慕路斯的离开不以为意,自顾自地继续看电视。
————
厨房
“你怎么又来了?!”正忙着炒菜的王耀看见罗慕路斯鬼鬼祟祟地钻进厨房,有点生气。
“关于湾湾,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得知道。”
————
一个月后
“起了?”王耀一边将豆浆分装到各人碗里一边招呼湾湾去洗脸。
“罗慕路斯还没回来?”湾湾揉揉眼睛,问道。
“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耽误大小姐你吃早饭的。”
正说着,门开了。门外,罗慕路斯拎着锅贴、生煎和油条回来了。
“你今天有点晚啊?”王耀略不满地从罗慕路斯手里接过东西数了数,“买了这么多?”
“我想和你一起吃嘛。”罗慕路斯换上拖鞋,把球鞋放进鞋柜,搂过王耀,戏谑道:“怎么?想我了?”
王耀推开罗慕路斯的大脸,面无表情道:“我只是想我的早餐而已。”
“真的?”罗慕路斯不等人回答,便握住王耀的手,低头吻了下去。
湾湾面不改色地走过去,拎起被二人遗忘在鞋柜上的早餐,放到餐桌上。
————
“你真行,居然能在大哥家坚持那么久!”嘉龙难得向湾湾表达赞叹。
湾湾不以为意:“这没什么,毕竟他俩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在他们那住过,什么腻歪的画面没见过?不聊了,我还得给洪姐他们发素材。”
嘉龙一听到“素材”二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艾斯兰见他一脸惊恐,疑惑道:“你怎么了?”
嘉龙挂断电话,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没什么,只是回想起那些年被‘素材’支配的恐惧。”

END

查看全文

【GIF拼接】【羞耻/布兰咚×恋爱学分/学妹】

答应我不要纠结“布兰咚居然忍得住让学妹睡沙发”这种细节好嘛

————

布兰咚:Brian,该起床了

学妹:不想起 (:з」∠)_

布兰咚:我不介意用别的方♂法叫你起床

学妹: Σ(っ °Д °;)っ啥?你不能……

布兰咚:我还没下定主意之前你还有自己起床的机会

学妹(不情不愿地起床)

END

【丝路组】重逢(6-8)

突然诈尸(●_●)

以下正文

6
[门外]
最贴近门的亚瑟脸色难看地转过头。
众人一脸期待地望着他,阿尔甚至问出了声:“他俩在干啥?”
“他们……什么也没做。”
阿尔一愣:“纯聊天?”
“嗯。”亚瑟铁青着脸起身快速离开。
“哎,亚瑟你……”阿尔欲拉住亚瑟,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
“阿尔?你怎么在这?”王耀诧异地看向门口的人。
阿尔尴尬笑笑,瞥了一眼走廊——人他妈早都跑光了——在心里把那些没义气的骂了一圈,面上还要憨笑着装傻道:“Hero就是吃饱了出来溜溜,溜溜……”
王耀也笑道:“你也会吃饱?”
阿尔挠头傻笑。
王耀没继续看他,拽着罗慕路斯出了房间,扬长而去。
阿尔长舒一口气。
“等等!如果Hero没看错的话,刚刚王耀他们是手牵手走的?”
————
王耀和罗慕路斯回到了费里的房间。
“费里?”罗慕路斯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两人并不吃惊。抬脚进了房间。
罗慕路斯伸手捞过桌上的水壶,给王耀倒了一杯。
王耀正渴得厉害,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
罗慕路斯等王耀喝完,拿回杯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哎那是我喝过的!”王耀忙不迭说道。
罗慕路斯满不在乎:“不是你要我改改我的生活习惯嘛?能省就省吧。”
“那我也没叫你在这上面省啊……”王耀看着罗慕路斯咕嘟咕嘟喝下一杯水,无奈说道。
王耀看看周围,拖过桌子前的椅子,动作略带僵硬地坐了下来。
“你腰怎么了?”罗慕路斯立刻就发现了这个细节。
“哦,没事,就一些小伤。”王耀敷衍道。
罗慕路斯见他不肯说,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王耀觉得这样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先开口:“咳,那个,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罗慕路斯挥舞两下拳头:“还不错,感觉比我以前还要有力气。”
“那就好。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王耀问道。
“我也搞不清楚。”罗慕路斯挠挠头,“听说好像什么地方起火了。我看见没人注意,就偷偷跑下来,本来只是想趁机帮帮费里,没想到居然有了身体。”
王耀懵懂地点点头,又接着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我每次下来都是等到有人来找我我才回去。”说到这,罗慕路斯不好意思挠挠头,“总想多沾染点人间的气息。”
“想多看看费里和罗维?”
“毕竟是我在世上最亲的人了。”
“我能理解。”王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濠镜嘉龙湾湾在外头的那些日子,我也想他们想得厉害。”
“在外头?”
“嗯。被人掳走了一段时间。”王耀淡淡答道。
“这你也同意?!”罗慕路斯觉得不可思议。
“世道变了。”氤氲热气模糊了王耀的双眼,“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罗慕路斯觉得自己也该说些什么:“他们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王耀呼出一口气。
“那就好。”罗慕路斯也跟着长舒一口气,手搭上王耀肩膀,苦笑道,“你还有国土,还有机会,不像我……”
王耀看向罗慕路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说我了。”罗慕路斯强打精神,“还是说说你吧。最近怎么样?”
王耀耸肩:“还不就那样。”
“哪样?”
“跟一群小鬼打交道。”
罗慕路斯回忆起他在餐厅看到的事:“你说餐厅里那些不知好歹的后辈?”
“不知好歹的后辈?”王耀挑眉看他。
“不是吗?”罗慕路斯反问道。
王耀笑了笑,没有说话。
“话说回来,我记得你可是特别记仇的,还能和把你弟妹带走的人谈笑风生?”
“感情在你眼里我就这形象?”王耀冷哼一声,“真要记起仇来,连你的宝贝孙子也跑不掉。”
“爷爷,我在厨房找到一些吃的……王耀?”费里端着一盘糕点推门而入,嘴里还残留着些许食物碎屑。他费劲地咽下口中的食物,将糕点放在桌上,紧张地盯着二人。
王耀起身走到门口,拍了拍费里的肩:“不用紧张,反正这些都有人付了钱。”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罗慕路斯一眼,“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歇歇。”
费里望着王耀远去的身影,不由打了个寒颤,他转头看向罗慕路斯,罗慕路斯笑着给费里擦掉嘴角的残渣,没有说话。
7
找来这么一大帮子“大爷”在自己的别墅里住着,每天打坏东西不说,还得好茶好饭地招待着——王耀越来越怀疑自己当初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他小心地把损坏物品的清单夹进账簿里,起身来到窗边打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一股黑烟从厨房冒了出来。
黑烟中冲出两个人,其中只有弗朗西斯的蓝色外套下摆还隐约可见。弗朗西斯一边跑一边大叫:“救命啊!亚瑟又进厨房啦!”
王耀“咔”地一声握断了手中的笔。他回到桌边,深呼吸,好容易才平复下心情。
他随手将坏了的笔扔进垃圾桶,另取一只新笔,重重地在“亚瑟”和“弗朗西斯”那一页加上了一笔厨房维修费用;想了想,又在“弗朗西斯”下加上了“一盒水笔”。
记完账,王耀颓然地把笔向桌上一扔,靠在椅子上发起呆来。
门突然开了,罗慕路斯托着一盘水果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
王耀没想到是他,倒是愣了一愣。
“吃水果?”罗慕路斯用牙签扎起一块苹果递给王耀。
王耀没拒绝,接过苹果吃了下去。
“刚刚厨房好像出事了。”罗慕路斯向自己嘴里扔了块苹果。
“别提了。”王耀闭眼仰头,叹了口气。
“要不要……算了。”罗慕路斯看了看王耀,欲言又止,低头挑拣起水果。
“什么?”
“没什么……我是想问你还要苹果吗?”
“不了。给我个橘子吧。”
罗慕路斯挑挑拣拣,选了一个最红润的递给了王耀。
王耀随手接过,继续闭着眼按摩太阳穴,连罗慕路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8
罗慕路斯是在午饭前来到客厅的。
联四这边照例吵作一团;路德坐在沙发上一脸胃痛;菊专心地盯着墙上的一副画,对这一切恍若未闻;自家的宝贝孙子倒是不知去了哪里,不见踪影。
罗慕路斯皱了皱眉,轻咳一声,走进客厅。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他。
罗慕路斯倒是没在意众人的注视,自顾自地在沙发上坐下。
路德没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偶像此刻竟然就坐在自己身边,强撑着胃痛坐正了身子。
那边厢联四也不敢放松警惕。阿尔还想说些什么,还没开口就被其余三人堵了回去。
罗慕路斯眼睛盯着电视,余光早瞟到众人的小动作,也不点破。
唯一还算淡定的大概就是本田菊了。他只在罗慕路斯进来时淡淡地瞥过一眼,而后便又将视线移回了画上。
当然,谁也没注意到他握紧的双拳。
————
王耀远远地没有听见客厅像往常一样传出嘈杂的吵闹声,不禁有些诧异。
待走近客厅,他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众人围在罗慕路斯身边,安静地听他讲述扎马会战的细节。
王耀在门边听了一会儿,不由勾了唇角,略略平复心情才进了客厅。
罗慕路斯见他进来,立刻住了嘴。众人这才发现王耀进来了,纷纷将迷弟的视线从罗慕路斯身上移开。
王耀像是没看见众人反应一般,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微笑道:“你们继续啊,我也好久没听过这个了。”
众人还没有咀嚼出“好久没听过”的深层含义,就被闹着要罗慕路斯继续的阿尔扰乱了心思。
罗慕路斯没有急着继续说下去。他看了一眼王耀,见他好整以暇地靠在沙发上等下文,不禁咬了咬牙,胡乱给故事收了个尾。
众人品出罗慕路斯心情不佳,纷纷起身离开,连还想再说些什么的阿尔也被亚瑟拽走了。一瞬间,沙发上只剩王耀和罗慕路斯两人。
“你今天的故事似乎不如以前精彩啊。”王耀似笑非笑道。
“听过一遍的故事自然不如初闻时惊艳。”罗慕路斯应对自如,完全不见刚刚的局促。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王耀突然压低了声音快速说了一句。
“没什么,我也不喜欢太吵。”罗慕路斯耸耸肩,满不在乎道。

TBC

查看全文

【丝路组】重逢(4-5)

夹带亚赫私货→_→
PS:本文主CP丝路,无副CP(如果你们看出来了什么那一定是错觉→_→)
以下正文
————————————

4
罗慕路斯是在一阵食物的香气中醒来的。
“爷爷你醒了!!”费里连心爱的pasta都顾不上,扑到罗慕路斯床边。
罗慕路斯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半晌,才看向床边的人:“费里?”
费里抱住罗慕路斯的胳膊,带着眼泪笑道:“爷爷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久?”罗慕路斯还不太能接受“自己还活着”这件事。
“您都睡了三天三夜啦!”费里抽抽搭搭道。
“准确地说,你已经睡了将近500年了。”王耀推门而入。
“王耀?”罗慕路斯有些不确定。
“是我。怎么,老朋友都不认识了?”王耀戏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变化有些大,我一时没认出来罢了。”罗慕路斯挠挠头。
“好了费里,别老是缠着你爷爷了,来,把这碗汤端给他,补身子的。”王耀从保温桶里盛出一碗汤,递给费里。
费里抹抹眼泪,接过汤碗。罗慕路斯就着费里的手喝下了这碗汤。
其实罗慕路斯本身并不是太爱喝汤,但他领略过王耀是怎么对待拒绝接受他厨艺的人的,所以不敢不喝。
王耀满意地看着他喝完了一整碗汤。他留下了汤,嘱咐费里盯着他爷爷把汤喝完。
“你去哪?”罗慕路斯眼看王耀要走,连忙准备掀被子下床。
“哎哎哎你别下来!”王耀好说歹说把人劝回了床上,见罗慕路斯乖乖地又坐了回去,王耀便对费里小声说:“我去看看亚瑟他们吃的怎么样了。”
“亚瑟是谁?”没想到罗慕路斯听力一点没退化。
“一个暂住在我家的晚辈。行了,你别打听东打听西的,我先去安顿一下厅里那些小鬼,等会再来看你。”
罗慕路斯还想再问,王耀早就跑得没影了。
费里又盛了一碗汤,小心翼翼地端到罗慕路斯面前:“爷爷,喝汤。”
罗慕路斯对汤兴致缺缺:“你先把汤放下,我有事要问你。”
5
王耀回到餐厅,发现想象中剑拔弩张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臭味相投的吃货。
“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矛盾,我们还打个屁啊……”王耀腹诽。只不过看到一片狼藉的餐桌,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钱包有点疼。
菊和路德看见王耀,神色微妙地放下了餐具,起也不是坐也不是。
王耀叹了口气,毕竟自己当初脑子一热打肿脸充胖子,如今也不好把人推出门去。
“各位吃的怎么样?”
“太好吃了!这是Hero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之一!”“论美食,哥哥我还是只服小耀你……”“做的比红酒混蛋好吃多了……”“呐呐万尼亚很满意哦^L^”“ni……耀桑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土豆、香肠很美味……”
王耀安静地虚心接受他们的赞美。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他才继续开口:“那么谁来结一下账?”
死一般的安静。
“哈哈王耀你是在开玩笑吗?”“小耀别开这种玩笑哥哥可受不起。”“王耀你这么做可就有点不厚道了。”“耀桑,您真的要这么做吗?”
吵吵闹闹吵吵闹闹。
王耀叹了口气,刚要拿出准备好的借条模板,背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我来付。”
王耀诧异地转身,就看见穿戴整齐的罗慕路斯走了进来。
“不是让你不要下床吗?你怎么还是下来了?费里呢?”王耀忍不住问道。
“费里吃饭呢。我是过来看看。”罗慕路斯没在意王耀的眼色,从手指上拔下一枚红宝石戒指,递给王耀,“这个,作饭钱,够不够?”
王耀盯着戒指,半晌,才接过它。
阿尔一阵欢呼:“太好了,有人付钱了,快吃快吃!”其他人听见阿尔这么说,也如释重负,纷纷拿起餐具继续吃。
“你们……”王耀气极反笑,转头却已不见罗慕路斯的身影。他连忙跑出餐厅,在走廊追上了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王耀追上罗慕路斯,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人进了一间没人的房间。
“喏,还你。”王耀拉过罗慕路斯的手,把戒指放在他手里。
“这是饭钱。”罗慕路斯静静地看了一眼戒指。
“他们的饭钱还不用你来付!”王耀干巴巴说道。他抓过罗慕路斯的手,把戒指塞进罗的手心。
罗慕路斯把戒指塞回王耀手里:“这枚戒指,是我欠你的。”
“就几顿饭而已,谈不上欠不欠的。”王耀将戒指推回来。
“今天的汤,这几天的照顾……哦对了,还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算上这次在海里,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王耀愣愣地看向罗慕路斯,半晌说不出话。
“怎么不说话?嫌不够?我现在可什么都没了。要不……”罗慕路斯倾身向前,“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王耀抽出被罗慕路斯抓住的手,长舒一口气:“这才像你嘛……刚刚那么严肃,我还以为你换了人。”
“那现在呢?”
“听到你还能开玩笑,我就放心了。”王耀拍拍罗慕路斯的肩,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王耀把玩起了手中的红宝石,突然想起罗慕路斯之前的话,问道:“你真的只剩这一枚了?”
罗慕路斯摸了摸下巴,思考半晌,道:“你猜。”
王耀斜睨着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投降道:“好吧好吧,不瞒你,我确实还有好些,但你总得给我留一点做日常花销吧……我这人生地不熟的……”
“有费里罗维诺两个人养你还不够?不是我说,你就不能改改你那生活作风……”王耀鄙夷道。
“我这不是刚醒吗?总得让我适应适应……”
————————————
罗慕路斯看着王耀把玩戒指,突然开口:“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有什么典故?”
罗慕路斯从王耀手中取过戒指,端详许久,说道:“这是赫菲斯提昂送给亚历山大大帝的。”说完,又将戒指还给王耀。
王耀愣了,盯着罗慕路斯,半晌才含含糊糊说道:“赫菲斯提昂是谁?”
“你不知道?”罗慕路斯讶异地看向王耀。
王耀不以为意:“我又不是世界历史学家……”
“赫菲斯提昂是亚历山大大帝的青梅竹马的朋友……”
“青梅竹马不是这么用的……”
“……和恋人。”
王耀神色古怪地看向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贪恋地盯着戒指,轻轻拂过它,不经意地触碰到王耀的小指指尖。
王耀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打了个哈哈:“原来这么有背景,看来确实值不少钱,那我就不客气了。”

TBC

查看全文
© 橘色温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