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
 

【丝路组】重逢(4-5)

夹带亚赫私货→_→
PS:本文主CP丝路,无副CP(如果你们看出来了什么那一定是错觉→_→)
以下正文
————————————

4
罗慕路斯是在一阵食物的香气中醒来的。
“爷爷你醒了!!”费里连心爱的pasta都顾不上,扑到罗慕路斯床边。
罗慕路斯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半晌,才看向床边的人:“费里?”
费里抱住罗慕路斯的胳膊,带着眼泪笑道:“爷爷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久?”罗慕路斯还不太能接受“自己还活着”这件事。
“您都睡了三天三夜啦!”费里抽抽搭搭道。
“准确地说,你已经睡了将近500年了。”王耀推门而入。
“王耀?”罗慕路斯有些不确定。
“是我。怎么,老朋友都不认识了?”王耀戏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变化有些大,我一时没认出来罢了。”罗慕路斯挠挠头。
“好了费里,别老是缠着你爷爷了,来,把这碗汤端给他,补身子的。”王耀从保温桶里盛出一碗汤,递给费里。
费里抹抹眼泪,接过汤碗。罗慕路斯就着费里的手喝下了这碗汤。
其实罗慕路斯本身并不是太爱喝汤,但他领略过王耀是怎么对待拒绝接受他厨艺的人的,所以不敢不喝。
王耀满意地看着他喝完了一整碗汤。他留下了汤,嘱咐费里盯着他爷爷把汤喝完。
“你去哪?”罗慕路斯眼看王耀要走,连忙准备掀被子下床。
“哎哎哎你别下来!”王耀好说歹说把人劝回了床上,见罗慕路斯乖乖地又坐了回去,王耀便对费里小声说:“我去看看亚瑟他们吃的怎么样了。”
“亚瑟是谁?”没想到罗慕路斯听力一点没退化。
“一个暂住在我家的晚辈。行了,你别打听东打听西的,我先去安顿一下厅里那些小鬼,等会再来看你。”
罗慕路斯还想再问,王耀早就跑得没影了。
费里又盛了一碗汤,小心翼翼地端到罗慕路斯面前:“爷爷,喝汤。”
罗慕路斯对汤兴致缺缺:“你先把汤放下,我有事要问你。”
5
王耀回到餐厅,发现想象中剑拔弩张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臭味相投的吃货。
“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矛盾,我们还打个屁啊……”王耀腹诽。只不过看到一片狼藉的餐桌,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钱包有点疼。
菊和路德看见王耀,神色微妙地放下了餐具,起也不是坐也不是。
王耀叹了口气,毕竟自己当初脑子一热打肿脸充胖子,如今也不好把人推出门去。
“各位吃的怎么样?”
“太好吃了!这是Hero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顿之一!”“论美食,哥哥我还是只服小耀你……”“做的比红酒混蛋好吃多了……”“呐呐万尼亚很满意哦^L^”“ni……耀桑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土豆、香肠很美味……”
王耀安静地虚心接受他们的赞美。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他才继续开口:“那么谁来结一下账?”
死一般的安静。
“哈哈王耀你是在开玩笑吗?”“小耀别开这种玩笑哥哥可受不起。”“王耀你这么做可就有点不厚道了。”“耀桑,您真的要这么做吗?”
吵吵闹闹吵吵闹闹。
王耀叹了口气,刚要拿出准备好的借条模板,背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我来付。”
王耀诧异地转身,就看见穿戴整齐的罗慕路斯走了进来。
“不是让你不要下床吗?你怎么还是下来了?费里呢?”王耀忍不住问道。
“费里吃饭呢。我是过来看看。”罗慕路斯没在意王耀的眼色,从手指上拔下一枚红宝石戒指,递给王耀,“这个,作饭钱,够不够?”
王耀盯着戒指,半晌,才接过它。
阿尔一阵欢呼:“太好了,有人付钱了,快吃快吃!”其他人听见阿尔这么说,也如释重负,纷纷拿起餐具继续吃。
“你们……”王耀气极反笑,转头却已不见罗慕路斯的身影。他连忙跑出餐厅,在走廊追上了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王耀追上罗慕路斯,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人进了一间没人的房间。
“喏,还你。”王耀拉过罗慕路斯的手,把戒指放在他手里。
“这是饭钱。”罗慕路斯静静地看了一眼戒指。
“他们的饭钱还不用你来付!”王耀干巴巴说道。他抓过罗慕路斯的手,把戒指塞进罗的手心。
罗慕路斯把戒指塞回王耀手里:“这枚戒指,是我欠你的。”
“就几顿饭而已,谈不上欠不欠的。”王耀将戒指推回来。
“今天的汤,这几天的照顾……哦对了,还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算上这次在海里,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王耀愣愣地看向罗慕路斯,半晌说不出话。
“怎么不说话?嫌不够?我现在可什么都没了。要不……”罗慕路斯倾身向前,“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王耀抽出被罗慕路斯抓住的手,长舒一口气:“这才像你嘛……刚刚那么严肃,我还以为你换了人。”
“那现在呢?”
“听到你还能开玩笑,我就放心了。”王耀拍拍罗慕路斯的肩,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王耀把玩起了手中的红宝石,突然想起罗慕路斯之前的话,问道:“你真的只剩这一枚了?”
罗慕路斯摸了摸下巴,思考半晌,道:“你猜。”
王耀斜睨着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投降道:“好吧好吧,不瞒你,我确实还有好些,但你总得给我留一点做日常花销吧……我这人生地不熟的……”
“有费里罗维诺两个人养你还不够?不是我说,你就不能改改你那生活作风……”王耀鄙夷道。
“我这不是刚醒吗?总得让我适应适应……”
————————————
罗慕路斯看着王耀把玩戒指,突然开口:“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有什么典故?”
罗慕路斯从王耀手中取过戒指,端详许久,说道:“这是赫菲斯提昂送给亚历山大大帝的。”说完,又将戒指还给王耀。
王耀愣了,盯着罗慕路斯,半晌才含含糊糊说道:“赫菲斯提昂是谁?”
“你不知道?”罗慕路斯讶异地看向王耀。
王耀不以为意:“我又不是世界历史学家……”
“赫菲斯提昂是亚历山大大帝的青梅竹马的朋友……”
“青梅竹马不是这么用的……”
“……和恋人。”
王耀神色古怪地看向罗慕路斯。
罗慕路斯贪恋地盯着戒指,轻轻拂过它,不经意地触碰到王耀的小指指尖。
王耀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打了个哈哈:“原来这么有背景,看来确实值不少钱,那我就不客气了。”

TBC

查看全文

【丝路组】APH众人关于罗慕路斯与王耀关系的探讨

起名废_(:зゝ∠)_
此文又名《三次他们撞破罗慕路斯和王耀的JQ,一次他们被集体喂狗粮》

原本想当作《重逢》的番外,写完发现一些设定有冲突_(:зゝ∠)_姑且当做平行世界看吧

以下正文
————————————
“红酒混蛋你又有什么屁事?”被打扰了下午茶的亚瑟十分暴躁,分分钟退回到原不良状态。
“亚瑟你今天真不可爱。”弗朗西斯斜睨一眼被阿尔拉住的亚瑟,无所畏惧道。
“但是如果你没有什么大事就把我们召集起来的话,万尼亚不介意用水管打爆你的头哦^L^”伊万安静地擦拭着手中的水管。
“好了好了,哥哥我说还不行嘛。”弗朗西斯抖掉鸡皮疙瘩,开始讲述他的遭遇。

弗朗西斯嗜好做美食。在王耀别墅的这段日子虽然可以品尝美食,但这并不能消除他对于做美食的渴望。
这天,他溜到厨房,准备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食材。刚走近厨房,还没进门,就听见王耀的声音:“哇,这个真的不错!”
连王耀这样的美食大家都赞不绝口,弗朗西斯不由被勾起了兴趣。他推门而入:“王耀你在吃什么好……”
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王耀正就着罗慕路斯的手吃披萨,或者说,罗慕路斯正在喂王耀吃披萨。
“……东西呢……”弗朗西斯还记得把话说完。
“弗朗西斯!快来尝尝罗慕路斯做的披萨,可好吃了。”王耀兴奋地拉着他到料理台旁。
弗朗西斯抬头看了看罗慕路斯,果然,罗慕路斯正用“你小子敢吃我做给王耀的披萨你就死定了”的眼神盯着他。
弗朗西斯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委婉地对王耀说:“不了,我就不吃了。”
“怎么了?这不合你胃口?”王耀茫然地看向他。
“我……我最近吃多了,不消化……诶呦又不行了,我得赶快去卫生间……”弗朗西斯一边猫着腰狂奔出厨房,一边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完全不在乎王耀在后面大喊“你跑错方向了!”

“没想到哥哥我如此风流多情,也有被恩爱闪瞎的一天。”弗朗西斯感慨道,“还是王耀说的好‘一辈子猎鹰,最后被鹰扑了眼’……”
“但是这也不能证明他俩就在一起了啊。”阿尔分析道,“他们也很有可能只是在一起研究美食而已。”
“你见过两个直男用那种眼神看着对方互喂食物吗?”
“对不起,hero没有看见他们的眼神,不能认同你。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喂!你们不会都不信吧?哥哥我流连花丛这么多年,情侣间的眼神这种事可以说是专家了,你们……”
“我同意弗朗西斯的观点。”
“菊?”大家都有点惊讶。
菊清清嗓子,开始讲述他的遭遇。

菊在下榻的房间找到了一副围棋,突发奇想也许可以用下棋的方式缓和与王耀的矛盾,于是某日下午带上围棋去了王耀房间。
王耀还是不疏不近地将他迎进自己房间,听闻他要下棋,眼神一亮,于是两个人开始对弈。
对弈进行至如火如荼之际,从里间传来了洗澡的声音。
菊一惊,没想到这里还有别人,当下不自在起来。王耀完全沉浸在棋局里,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过了一会儿,洗澡声停了,里面的人似乎在逐渐走向外间。
里间门开了。
是罗慕路斯。
准确的说,是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下身的罗慕路斯。
菊吓得连手中棋子都抓不稳,“啪”地落在了错误的地方。
“小菊?”王耀诧异道。
“我……他……你……你们……”菊语无伦次。
王耀这才回头,看见来人,向菊介绍道:“这是罗慕路斯,你认识的。”又转头看见罗慕路斯的打扮,皱眉道,“你怎么又不穿衣服?你看看,小菊就被你吓到了。这要是湾湾……”
罗慕路斯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显然并不认同王耀的观点。不过王耀坚持要他进去穿好衣服,他也就撇撇嘴,乖乖地回去穿衣服了。
“来,小菊,我们继续。”王耀兴致勃勃地重新拾起棋子。
菊却一刻也坐不住了,他借口有事,逃一般离开了王耀的房间。

“这么看,他俩关系确实有点不太正常。”亚瑟摸着下巴说道。
“这方面,小亚瑟你应该最有发言权了啊!毕竟你家那么多基佬。”弗朗西斯揶揄道。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家同志多不代表我就是啊喂!”
眼看着英法两人又要吵起来,阿尔和马修一边一个迅速将两人分开,好在他们两个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很快就把争吵扼杀在摇篮里。
“其实,我也碰见过一次。”喧闹声中传来了马修迟疑的声音。
“你谁?”熊五郎抬头问道。
“马修啦。”

马修闲暇时偶然路过书房,透过虚掩的门缝看见王耀和罗慕路斯正在“吭哧吭哧”地收拾东西,于是上前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王耀擦擦额上的汗,微笑道:“多个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说完,他扫视一圈,指着一个书架说道:“那就麻烦马修你帮我整理一下这些英文和法文书籍了。”
马修点点头,开始整理。
整理过程中,马修发现了不少混进外文书架的中文书,于是拿着这些书去找王耀:“王先生,请问这些中文书……诶!”
书架间,罗慕路斯正双手捧着王耀的脸,低头凑近王耀。
不过这动作似被马修的惊呼打断了,两人齐齐看向马修,王耀疑惑问道:“马修,怎么了?”
“我……我就是想来问问这些中文书还需要放在外文书架上吗?”马修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哦,这个呀,交给我吧。”王耀从罗慕路斯身后走出,接过马修递来的书翻看起来。
马修偷偷抬眼看王耀——除了眼睛有些红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再看看神态自若继续收拾书架的罗慕路斯,马修内心有几分尴尬。
马修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如此之高。他好不容易挨到王耀的“谢谢”,赶忙脚底抹油离开了这片暧昧之地。

“对不起,我来迟了!”费里气喘吁吁地冲进会议室。
待费里落座后,路德小声问道:“你去做什么了,这么晚?”
“我去给我哥打电话了,让他盘点一下我们还剩多少钱。”
“你最近缺钱?”路德诧异道。
“那没有,只是爷爷说要我们盘点盘点……”
“说起来,如果罗慕路斯和王耀有什么事,费里西安诺你应该最清楚了吧。”亚瑟突然发问,打断了费里和路德的窃窃私语。
“爷爷和王耀?他们怎么了?”费里好奇问道。
“小费里呀,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他们一些亲密的举动,类似哥哥我和你这种?”弗朗西斯挤到费里面前,抛了个媚眼。
费里完美避开弗朗西斯的媚眼,认真思考后说道:“据我所见,没有哦法国哥哥!”
“啊!怎么会!”弗朗西斯不可思议喃喃道,“哥哥我是不会看错的……”
“呐呐,万尼亚觉得你们应该来看看这个。”一直站在床边看风景的伊万突然出声。
“什么?”众人诧异道。
“我发现了罗慕路斯和小耀哦!”
众人愣了两秒,争先恐后聚到窗边。
屋外,草坪上,阳光正好。一高一矮携手相伴缓缓前行。
突然,两人停下了。
罗慕路斯凑近王耀说了些什么,王耀笑着回了他几句,接着两人便拥吻起来,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众人目瞪口呆。
“天哪!”饶是弗朗西斯也忍不住惊呼,“他们俩吻了得有5分钟了吧?!他们不会是想光天化日在众人注视下打野炮吧!”
正当众人被弗朗西斯的话语吓得不敢(xiang)移开视线时,底下两人终于有了变化:两个人齐齐向会议室窗口竖起了中指。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股尴尬在会议室内蔓延。
从窗口转身,众人这才发现坐在会议桌前气定神闲的费里。
“费里西安诺,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阿尔问道。
“这很值得惊讶吗?他们俩经常这样啊?”费里诧异回道。
“咳,那什么,小费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弗朗西斯插嘴,“刚刚哥哥问你他们俩最近的亲密举动你怎么不说呢?”
“爷爷和王耀以前也经常这样啊……他们以前就是恋人你们不知道吗?”费里无辜地看向大家。
“这种事情我们怎么会知道啊……他俩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几乎都没诞生吧……”

END

彩蛋:
罗维诺重重地放下电话,大骂三声“老混蛋”,然后风风火火地冲进自己房间,翻东找西。
安东尼奥见此奇景,也冲进房间,抱住罗维诺欣喜道:“罗维诺你终于肯收拾屋子了!!!”
罗维诺一个肘击挣脱了安东尼奥的怀抱,先是退到一米以外,接着破口大骂:“混蛋!你是不是嫌我还不够烦啊?”
安东尼奥刚想上前继续拥抱,被一本厚厚的书砸中了脸,讪讪地接住,一看封面,不由疑惑道:“账簿?”
罗维诺早在桌边坐下,一只手将另一本账簿翻得哗哗响,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发型揉成鸡窝,不耐烦地解释道:“罗慕路斯那老混蛋要给王耀下聘礼,让我和费里算算我们还有多少钱。岂可修!你还不过来帮我算!!”
罗维诺见身后久久没有回应,一回头,看到了已然石化的安东尼奥。
罗维诺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发现对方没有动静后,不由慌了,起身走到安东尼奥身边,戳戳他:“喂,你没事吧?”
安东尼奥僵硬地转过头,问道:“你刚刚说,罗慕路斯和王耀要结婚了?”
“是啊,你怎么了?眼神怪吓人的。”罗维诺搓掉身上的鸡皮疙瘩,走回书桌旁。
“他们怎么结婚?罗慕路斯不是死了吗?”安东尼奥跟到桌边,追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罗维诺没好气地回道,“你去问费里小崽子啊!他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说爷爷复活了,还要和王耀结婚,让我准备好钱和结婚物品。”
好不容易消化掉这个重磅消息(其实是两个)的安东尼奥终于回过神来,兴奋地抱住罗维诺:“罗慕路斯要结婚啦!这个可是地中海的大事,我这就去通知佩德罗海格力斯他们!”说完,不等罗维诺挥出拳头,就喜滋滋地跑到客厅,翻出电话簿,一个一个打过去:“喂?佩德罗吗?我跟你说,罗慕路斯blablabla……”

查看全文

【丝路组】重逢(1-3)

翻了一下之前那篇,觉得把耀君写的太ooc了,决定推翻之前的大纲,重新写
ooc依旧有(:з」∠)_希望各位轻拍
以下正文
——————————————————
1
王耀没有想到他与罗慕路斯的重逢是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的。
联五将轴三包围在海边,王耀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主力。在王耀接连搞定路德维希和本田菊后,费里战战兢兢地举起了白旗。
“真是一点没遗传到他……”王耀暗自腹诽,懒洋洋地放下了正对着费里的锅。
突然,众人被海上的异象吸引了目光:海面上凭空出现一名服饰古怪的棕发男子,口中唱着那首著名的地图炮歌曲。
“爷爷……”费里呆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不转睛地盯着来者。
这句话,唤醒了进入石化状态的众人。阿尔大叫一声“撤退!”转眼间山坡上的四人就不见了踪影。
王耀的动作慢了点,反应过来的路德维希和本田菊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王耀冷眼看两人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冷哼一声,反倒放下了手,想看看两人有何打算。
身上的伤还没好,路德维希和菊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三人就陷入了大眼瞪小眼的诡异状态。
王耀翻了个白眼,大喇喇绕过他们,向着同伴的方向赶去。
等到王耀进了林子,被亚瑟摁在灌木丛里的阿尔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带领着大家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亚瑟黑着脸跟在阿尔身后,连弗朗西斯都感受到他浓浓的怨气,不由和他拉开了距离。
伊万鄙夷地看着闹腾的三人,回过头淡淡问道:“怎么这么慢?”
“一点小事,耽误了。”王耀慢条斯理地收好他的行李,顺便瞥了一眼海面——早没了罗慕路斯的身影。
“走吧。”收拾好的王耀背起行李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伊万回头望向海面,唇边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2
篝火像一个企图吸引注意的孩子一般连续不断地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饼干夹棉花糖的吃法成功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干粮上来。弗朗西斯无所畏惧地嘲笑亚瑟阿尔的可怕味觉,换来了亚瑟夺命王八拳攻击;阿尔和伊万处于幼儿园大班程度的斗嘴状态中,完全无暇顾及这边的风波。
王耀冷眼旁观,默默坐远了点。
“真是有活力啊……”王耀浅酌一口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白开水,感叹道。
四人一听这话,不由都停下了动作和争论,走过来围在王耀身边。
王耀被他们盯得浑身汗毛竖起,不自然地放下手中的保温杯盖:“怎么了?”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阿尔没忍住问了出来:“你跟今天在海面出现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王耀的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一变,然而很快就恢复如常,平静地回答道:“我不认识他。”
“不可能!本hero都知道他是古罗马(法:明明是哥哥我告诉你的!),更何况你!而且……”阿尔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伊利亚按下了头。
“小耀最好不要骗我,万尼亚可是看到你向海面上多看了好几眼呢^L^”伊万推开阿尔的大头,挤到王耀面前“和善”地说道。
王耀放下水杯,冷冷道:“那你们希望我说什么?”
灯光。话筒。
“说出你的故事!”众人异口同声。
“马修,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胡闹!”
3
王耀最终还是没有解释他和罗慕路斯的关系。
联四暗自腹诽,然而吃人嘴短,他们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没错,他们现在正在王耀的别墅——中华街里大吃大喝。
“说到美食,全世界哥哥我唯一服的,就是王耀……嗝……”弗朗西斯瘫在椅子上,打了一个满意的嗝。
“红酒混蛋你真是难得说一句人话。”连一向傲娇的亚瑟也忍不住对弗朗西斯的说法表示同意。
“喂,帮我拿根牙签。”阿尔踢踢身旁的伊万。
“你自己没手吗脂肪块?”伊万没好气回道。
“有啊,但就是想使唤一下你。”阿尔靠在椅背上,嚣张地看向伊万。
伊万冷冷地看着阿尔,突然又笑了起来,乖乖地去拿牙签。
阿尔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伊万满面笑容地回来了。不等阿尔反应过来,就掐住他的脖子:“既然牙签都拿来了,不如我做人做到底,再帮你剔个牙吧。”
阿尔也不是省油的,他赶忙从伊万手中夺下牙签,挣开伊万,说道:“那就no, thanks了。”
不用想,伊万肯定又追了上去。至于他俩打打闹闹打碎一堆东西后被人抓住洗了三个月盘子才还清债务的事情,某王姓男子表示:“该!”
——————
有了中华街做食物保障的联五很快就恢复了精神,众人又对在岛的那一边的几位同志蠢蠢欲动起来。
在一个月不黑风不高的夜晚,他们又决定再次出发送温暖。
事情顺利地让王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几乎就是上一次的翻版。
正当阿尔准备说几句“英雄打倒反派”的标准结束语时,海面又生异象。
和上次有所不同,这次罗慕路斯不是一个人出现的:金色大船上五个风格各异的妹子环绕着他,他依旧哼着刚刚的曲子,只不过把歌词换了一套。
众人呆呆地望着海面。直到罗慕路斯消失以后,阿尔才回过神,大叫一声“撤退”就带着人蹿出老远。
然而王耀却没跑。
不但没跑,反而还向海边多走了几步。
王耀仔细打量着海面,突然扔掉锅和铲子,开始脱衣服。
菊神色古怪地看着王耀的异常举动,心里模模糊糊有个想法。
费里也被吓傻了,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抱住王耀大喊:“王耀,我知道你和爷爷关系不错,但那只是个幻象……哎哟!”
王耀一个肘击挣开了费里的怀抱,向费里抱歉地看了两眼,转头向海中游去。
路德忍痛爬起来奔向费里:“你没事吧?”
费里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抓着路德的胳膊急切说道:“我没事……路德你快去救救王耀吧!”
路德皱着眉看向费里,沉思两秒,起身脱下外衣,也向海中游去。
今夜月色不错,路德没游多久便看见不远处海面上浮着一团黑影。
游近一看,果然是王耀。不过除了王耀之外,还有一个人——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到他房间骚扰他睡觉、自称是费里爷爷的那个怪胎嘛!
王耀看见是路德,略感意外:“路德维希?”
路德没有多说,游到罗慕路斯另一边,和王耀一起把罗慕路斯带回了海滩。
两人筋疲力尽地瘫倒在海滩上,再加上一个意识不明显的罗慕路斯,活像三具尸体。
早早等在海边的费里被三人吓得大叫。还是菊从火堆里抽出一根柴火才辨认清了三人身份。两人用上了吃奶的劲,将三人带到了火堆旁边。
——————————
喝下费里递来的热汤,王耀、路德总算恢复了些许精神。
然而罗慕路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菊摸了摸他的颈侧,确定他没死。但是在他们现有的条件下,他也不知道罗慕路斯什么时候能醒。
费里沉默地坐在罗慕路斯身旁,路德叹了口气,拍拍费里的肩膀。
菊看向王耀。王耀正呆呆地盯着篝火,视线没有聚焦在火焰上,倒像是透过火焰在看什么东西。
他的头发湿透,随意披散在外套上,外套洇出一大片阴影。
菊摸了摸身上自己的外套,咬咬牙,走向王耀。
“ni……耀桑,穿我的衣服吧。”又递来一条毛巾,“用这个把头发擦擦吧。”
王耀有些吃惊,接过东西,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了,本田先生。”
刚准备坐在王耀身边的菊动作一滞,刚要张口说些什么,又闭了嘴,苦涩地笑笑,坐了下来。
“罗慕路斯情况怎么样了?”王耀边擦头发边问。
“还是没醒。”菊观察着王耀的神色,小心翼翼问道:“您似乎很担心罗马先生。”
“难得遇见一位故人么,还是希望他平安无事的好。”
菊揣度着“故人”的程度。突然,从灌木中传来了一阵窸窣,菊和路德对视一眼,各自掏出了武器。
以阿尔为首的联四站在山顶,居高临下地望着轴三。
“你们有完没完?!”饶是沉稳如路德,也不耐烦起来。
“我们没什么别的要求,把王耀放了就成。”亚瑟捂住阿尔的嘴,抢先出了声。
路德和菊看了看王耀,两人小声讨论了几句,最后由菊发言:“耀桑,你走吧。”
王耀脱下外套交给菊,并向他道了谢。
菊接过衣服,嗫嚅数次,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TBC

查看全文

暗暗期待以这首歌为BGM的西中心MMD
感觉会很火辣 ̄﹃ ̄

吾与王耀/黯孰美

瞎几把乱写

1 嘉龙、濠镜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嘉龙、濠镜:……我们选择燕姐
2 湾湾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湾湾:嘤嘤嘤姐你看他们!又瞪我!
春燕:你们俩多大人了还争这个?吓坏湾湾怎么办?还不去跪着!
王耀、王黯:燕姐说的对说的对,这就跪这就跪
3 洪姐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洪姐:都美都美,你俩能别站着不动了吗?赶快把姿势摆起来!来王耀屁股撅一点,王黯你手要放在他腰上,两个人再凑近一点,诶对,就这样!保持住!小菊,相机准备好了吗?
4 阿尔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阿尔:这个问题,我回答了就可以不还钱吗?
王黯、王耀:做梦!
5 伊万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伊万:诶,问我吗?我觉得小耀小黯都很美,要是都和我在一起就更美了^L^
白俄:……
王耀:你有没有觉得有一阵阴风吹过?
王黯:是有点。
王耀:走?
王黯:嗯。
6 亚瑟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斯科特:那小子今天起不了床了,你们走吧。
7 弗朗西斯的场合
王黯、王耀:吾与王耀/黯孰美?
弗朗西斯:小耀小黯各有千秋,多情如哥哥我,怎么舍得给你们分出高低呢?话说回来,哥哥我最近刚刚掌握了一个新的姿势小耀小黯要不要和哥哥我一起试试?
王黯、王耀:不约谢谢。

查看全文

【丝路组】[微露燕]同居三十题之宠物坐在脸上

其实完整题目应该写做:当你的另一半变成宠物糊在你的脸上(Lo主审题极其不严谨→_→还贼爱加戏)
老王喵化梗,养猫相关情节都是我瞎编的(总共也没有几句(:з」∠)_),如果有什么常识性错误希望广大猫奴朋友可以帮我指出。
CP预警:微露燕
——以下正文——

罗慕路斯一脸不解地看向来人,问道:“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春燕带着慈母般的微笑抚摸着躺在沙发上熟睡的灰猫,慢条斯理地说:“实验出了点小事故……别拿那种眼神看我,王耀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才决定亲自上阵的……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等变形药水代谢掉,王耀也就能变回人形了。”
“全部代谢完要多久?”
“没多久吧,估计也就一两个礼拜吧。”
“……”
春燕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些养猫的注意事项,直到伊万打来第三个电话,她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灰猫离开。
现在客厅里只留下罗慕路斯一个人对着呼呼大睡的灰猫发呆。
罗慕路斯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灰猫,灰猫动了动身子,没醒。
罗慕路斯见它没醒,胆子大了起来,又摸了几下。
“手感不错嘛,难怪常听费里说撸猫撸猫的……”罗慕路斯考虑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该养一只。
“你摸够没有?”突如其来的男声吓了罗慕路斯一跳。
“你不是变成猫了吗?”
“是啊……不过我还是能和你愉快交流的,铲屎官大人。”王耀伸了个懒腰,继续窝在沙发上。
“这么快就适应猫主子的角色了?”罗慕路斯无视王耀的反抗,将他抱到自己怀里,继续撸。
“罗慕路斯你够了啊!”
“你还摸?!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挠你啊!”
“嘿你看哪呢?胆儿很肥啊你!”
…………
撸够了猫的罗慕路斯心满意足地放下王耀,哼着歌去做饭。
再也不要理这个流氓了。王耀恨恨地趴在沙发上,刚想挠,突然想到这个沙发还是自己花钱买的,于是作罢。
一人一猫意外和平地相处到了晚上。
“所以你想好睡哪了吗?”罗慕路斯跟在王耀身后,看着他满屋子寻找睡觉的地方。
“想好了。”王耀没好气地回了一声,无精打采地爬上了沙发将自己团起来。
“你真要睡这?”
“嗯。”王耀淡淡地回了一句。
罗慕路斯蹲下来摸了摸王耀的头:“其实你可以睡床上的。”
“不了,回头床上留下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办……”王耀打了个哈欠,眼看就要进入梦乡,突然身体腾空,把他吓个半死。
“罗慕路斯你要死啊?”
“别闹。”罗慕路斯安抚了一下怀中不安分的灰猫,推开卧室的门。
————————
[第一天]
罗慕路斯是被打醒的。
梦中的他被猫淹没,正幸福地不知所措的时候,王耀啪的一爪子把猫们打没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王耀又翻了个身,完整地糊在了罗慕路斯脸上。
罗慕路斯彻底醒了。
“王耀!”
[第二天]
罗慕路斯咬牙切齿地把王耀从自己脸上“撕”下来,满肚子的气却在看到王耀可怜巴巴的眼神之后,全泄了。
[第三天]
“罗慕路斯,不要用那种痴汉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会做昨天那种表情的。”
[一个星期以后]
罗慕路斯难得地睡到了自然醒。
一睁眼,没有看到灰猫的身影。
罗慕路斯有点懵。他瞥了一眼阳台上费里三天前送来的猫窝,空的。
厕所传来隐隐的水声。罗慕路斯脑中警铃大作,蹑手蹑脚靠近厕所门,手刚一碰上把手,就被里面传出的人声吓了一跳:“罗慕路斯你等一会!”
“王耀你早上不好好睡觉在里面干啥呢?”
“……我说拉屎你信吗?”
“……猫砂盆在阳台。”罗慕路斯平静地叙述事实,“而且我听见水声了。”
罗慕路斯听里面久久没有回应,推门而入。
王耀真的在拉屎,坐在马桶上那种。
“你什么时候变回来的?”“你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最后罗慕路斯被王耀用马桶搋子赶出了厕所。
罗慕路斯后知后觉地回味起王耀的样子:“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了猫耳和尾巴?”
[又一个星期之后]
“喂,燕子?”
“喂,哦,王耀呀,什么事你说……伊万,你快放开莱维斯,他只是个孩子……爱德华,情况我知道了,你不用说这么多遍……我拉住伊万了!你们快走!”
王耀听着电话那头“乒乒乓乓”的动静,突然有点后悔打这个电话了。
“歪,王耀,你还在吗?”春燕气喘吁吁地接着说道
“在。”王耀忙不迭地回道。
“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这几天猫主子还当得愉快吗?”
“……你们那边复原的药研制的怎么样了?”
“这个嘛……伊万你在干啥!”
王耀听见电话被甩在床上。
话筒里传来春燕咬牙切齿的“伊万!”,后逐渐转为窸窣的布料摩擦声。
王耀果断挂上了电话,并且思考着如何在下次家庭聚会上旁敲侧击一下妹夫注意养肾。
“你也别想太多了。反正迟早都能代谢完,还怕这一两个礼拜?”罗慕路斯摸了摸王耀的猫耳,难得说一回“正经”安慰人的话。
然而心里想的却是:“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这猫耳手感还蛮不错的。”
“罗慕路斯。”
“嗯?”
“可以拿开你的手了吗?我的尾巴快被你胡噜秃了。”

露燕彩蛋
“呼!终于解决了。”春燕望着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放倒在床上的某俄罗斯醉汉,长舒一口气。
走出卧室,客厅一片狼藉。春燕一边认命地收拾一边恨恨地想:“这礼拜他别想进卧室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是什么呢……”
END

查看全文

【丝路组】[隐香冰]同居三十题之关于暗恋对象的夜谈

关于(弟弟的)暗恋对象的夜谈

CP:丝路、香冰
短,非常短。非国设。
小香上的是寄宿学校,香冰住一间宿舍。
以下正文

王耀一直都有睡前阅读的习惯。
然而今天的王耀和往常有点儿不太一样。书本打开摊在床上,王耀却怔怔地盯着前方,像在思考什么。
“唉。”王耀突然发出一声叹息。
“怎么了?”罗慕路斯一边擦头发一边问。
“是嘉龙……”
罗慕路斯回忆了一下“嘉龙”是谁,然后继续问道:“他怎么了?”
“我觉得嘉龙最近很不正常。”王耀皱眉说道,“这孩子神神秘秘的,像是有事瞒着我。”
“青春期小孩不都这样嘛,你不用太多心。”罗慕路斯边说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他会不会是谈恋爱了?!”王耀两眼发亮地看向罗慕路斯,却在他脸上捕捉到一瞬即逝的惊讶。
“你那是什么表情?”王耀狐疑道。
罗慕路斯花了两秒钟时间犹豫要不要把那天给嘉龙送物资时撞破他和他的小男友恋情的事情告诉王耀,又花了两秒钟时间决定换一种方式堵住王耀提问的嘴。












枕头拍在罗慕路斯脸上,打散了他的旖旎心思。
别闹,王耀的身手怎么可能会让罗慕路斯得逞。
罗慕路斯讪讪地接过枕头,在心里默默为嘉龙默哀:不是哥夫不掩护,实在是你哥洞察秋毫啊!
(正在刷微博的嘉龙突然打了个喷嚏。艾斯快速瞥了一眼嘉龙,不着痕迹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所以,嘉龙恋爱了。”王耀微笑着看向罗慕路斯,“而你,身为长嫂(罗:?),居然帮着他一起瞒着我?!”
罗慕路斯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根本不敢反驳王耀赋予他“长嫂”的称呼。
“说吧。”王耀“啪”地合上书,靠在床头等着罗慕路斯的解释。
“我就是那天去给嘉龙送东西的时候看见他追着一个人就出来了,不过那人没理他,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还在追,想等关系确定了再告诉你。”
“这就是你瞒着我的理由?!”
“我觉得他说的也没错嘛,本来……”
“那女孩人怎么样?漂亮吗?”面色稍霁的王耀追问道。
罗慕路斯回忆了一下那“女孩”的长相,斟酌许久,犹豫着开口:“耀,我觉得你可能要失望了……”
“为什么?长得不好看?还是性格不好?”
“……‘她’是男的。”

原本坐在嘉龙旁边看书的艾斯突然也打了个喷嚏。
“不会是我传染你了吧?”嘉龙按灭手机屏幕,看了过来。
“没事,鼻子有点痒而已。”艾斯揉揉鼻子,继续看书。
END

从网上淘腾来的同居三十题,不知道可以写出来几题(:з」∠)_先试试吧

查看全文

【丝路组】段子文第一辑

普通人设定
甜向日常大法好(:з」∠)_

1 图书馆
盛夏的蝉鸣总是那么聒噪。王耀厌恶地看了一眼窗外的柳树,吸吸鼻子裹紧了外套。
尽管图书馆的空调温度已经低到让大多数人放弃了短袖,但室外怵人的高温还是可以通过投射进自习室的阳光窥见一斑。
王耀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教学视频上,然而秃了顶的中年老师实在是缺乏吸引力,尤其是当罗慕路斯正坐在他对面时。
学习中的罗慕路斯和平时很不一样。虽然头发还是一样的乱,但一副眼镜显然给他增添了许多禁欲气质。
自他俩来图书馆自习的第一天起,王耀就见证了姑娘们(以及部分男生)企图引起罗慕路斯注意的n种方法。不说别的,光水杯就摔坏了不下10个——以至于罗慕路斯不得不换一个耐操的塑料杯。
照理说,王耀也算颜值高的了,可有罗慕路斯在旁边,他的身材就有些不够看了。
王耀悠悠地叹了口气,继续点开了视频。
————
罗慕路斯从题海中抬起头来,疲惫地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无意中扫到对面人昏昏欲睡的样子,轻笑一声,悄悄拎了两人的水杯站了起来。
“你去哪?”王耀揉揉眼睛,问道。
“去打点水。”罗慕路斯晃了晃手中水杯,“一起?”
王耀看见自己水杯,清醒了几分,站起来盖了笔帽,从罗慕路斯手里接过水杯:“走吧。”
王耀接完水闪到一边,静静地看罗慕路斯接水,以及,排在他俩之后几个正在窃窃私语的女生。
王耀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记得你之前拿了两个水杯……要是我不去,你是不是准备帮我打水?”
罗慕路斯打好水,直起腰来,淡淡地瞥了一眼身后的女生:“是啊。”顿了一顿,凑近王耀,用不大不小、正好茶水间里女生们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毕竟你昨晚辛苦了嘛。”
王耀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兴奋起来的女生们,摇摇头,跟着罗慕路斯走回了自习室。
落了座,王耀压低电脑屏幕,悄悄问道:“你刚刚那句,是什么意思?”
罗慕路斯看着王耀,忍住想笑的冲动,说道:“就是觉得你昨晚复习到12点太辛苦了。”
“有这么好心?”王耀瘪瘪嘴,打开了电脑屏幕。
“你这话说的,太伤人了吧。”罗慕路斯抬起头,作势欲“哭”,“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拔X无情的人……”
王耀黑了脸,因为这会儿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皱着眉看过来了,他愤愤地踢了罗慕路斯一脚,完全没有注意听他说了什么。
罗慕路斯忍住腿上的疼痛,余光瞥见几个满面红光的女生。目的达到,他也就不再胡言乱语,将注意力放到书上。
很久以后,当两人回忆起这段时,王耀恍然大悟:“好啊你,居然拿我做烟幕弹?”
“烟幕弹不烟幕弹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都坐实了……”罗慕路斯蠢蠢欲动。
“所以你那会儿……”
“你太迟钝了。”罗慕路斯“嫌弃”地看着他,“早知道你这么迟钝,我那会儿就该直接把你拖上床。”

2 厨房
许是常年喝茶的缘故,王耀的口腔内总是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茶香。说来也怪,罗慕路斯对清苦的茶心存畏惧,却对王耀身上的茶香甘之如饴,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甜的蜜饯,每次都要狠狠吸吮一番。
“西湖龙井?”罗慕路斯与王耀额头相抵,稍稍平复呼吸,问道。
王耀还沉浸在刚刚的那个吻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错。是……唔……罗慕路斯你干嘛?”
“既然没猜对,当然要再试一次。”说着,不等王耀答应,罗慕路斯又倾身吻了上去。
“卧槽!”春燕的声音宛如一个炸雷,劈开了如胶似漆的两人。
春燕关上门平复了一下被辣眼睛的受伤心情,接着拉开门指着卧室的方向对两人说道:“你俩,立刻,马上,麻溜地滚到你们房间里去,我不想在我的晚饭里看到不明液体。”

3 卧室
罗慕路斯喜欢清晨。
厚厚的窗帘挡住大部分阳光,使得卧室还处于一种昏暗的状态。
略微拨开布帘,一道光线经纱过滤温柔地落在床上,不强,但足够唤醒昨天“操劳过度”的某人。
罗慕路斯尤其喜爱这时的王耀。
一向生物钟准时的某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显露出半梦半醒的姿态。
“几点了?”王耀略略用手挡住光线,闭着眼问道。
“9点。”罗慕路斯半跪在床沿,看着对方的慵懒姿态,心里发痒,忍不住又爬上来斜倚在床头。
“这么晚了啊……”王耀感觉到有人挡住了光线,拿开手,微睁双眼,任由罗慕路斯轻轻拨弄自己的头发。
“你要是困,就再睡会儿,反正今天周末。”罗慕路斯替王耀拨开发丝,凑近王耀说道,尤其在最后一句上加重了语气。
“没安好心。”罗慕路斯的呼气都要喷到王耀脸上了,王耀没好气地笑笑,伸手揽过罗慕路斯。
————
王耀喜欢夜晚。
屋外万籁俱寂,屋内别有洞天。
由温柔缱绻到极致疯狂,最后结束于精疲力尽和绵绵困意。
王耀享受这样的过程。
但王耀更喜欢此时的罗慕路斯。
一向精力充沛的某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露出一点点乖巧的模样。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罗慕路斯养成了趴着睡的习惯。脸微侧,只露出乱糟糟的头发;胳膊架在枕头两边,将自己围了起来。
王耀多次试图改变他的睡姿,未果。问他原因,他挠着头嘿嘿笑,只说自己睡习惯了。
后来日耳曼来家里做客,闲聊中提起罗慕路斯以前的糗事,王耀才知道他也是会打鼾的。
但是王耀从没听过。
回忆结束,王耀看向笼罩在暖黄色床头灯灯光里的罗慕路斯,心里好像有什么要溢出来一样。
“罗慕路斯?”王耀凑近轻轻唤他。
回应他的只有呼吸声。
王耀笑笑,起身关掉了床头灯。

查看全文

路怒症司机手撕车门

这个新闻很盾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歌脑补一篇虐文(╥╯^╰╥)

错过包子发博的我仿佛错过了整个世界_(:3」∠)_

© 橘色温度 | Powered by LOFTER